当前位置:首页 > 佛像知识 > 浅谈小型金铜佛像奇异故事和历史事件

浅谈小型金铜佛像奇异故事和历史事件

宁波木雕佛像厂 — 业务联系:139 0574 6686

北魏张陵宝造佛坐像(正、背)
 
  在古代,铜是非常贵重的金属,所以铜佛像一般尺寸较小。北朝和隋唐的小型金铜佛像遗存尚多,时有出土。小铜佛像大多体小量轻,高度一般为5~10厘米,制作精美。其功用,除室内安置供奉外,还可以在出行时随身携带,以祈求平安。
  据刘宋傅亮的《观世音应验记》记载:
  蜀有一白衣,以旃檀函贮观世音金像,系颈发中。
  南公子敖,始平人也。……作小观世音金像,以旃檀函供养,行则顶戴,不令人知。
  晋义熙中,司马休之为会稽……作金像,著颈发中,菜食断谷,入剡山学道。
  可知在南北朝时,有将这类小型铜佛像装在檀木盒内,然后系在头发中随身携带的习俗。
  唐代造小型金银佛像更为盛行,段成式《寺塔记》云:
  常乐坊赵景公寺,隋开皇三年建。寺有小银像六百余躯,金佛一躯,长数尺,大银像高六尺余,古样精巧。
  又提及“安乐坊玄法寺”,云:
  初,居人张频宅也……因舍宅为寺,铸金铜像十万躯,金石龛皆满,犹有数万躯。
  不难看出,唐代由于佛教信仰盛行,大量制作、铸造佛像也是一种功德,因而至今仍不断发现唐代的金铜佛像。
  为满足信众需要,请供佛像已成为一种商品交易活动,买卖活跃,以致在皇帝看来是对佛教信仰的不敬。为此,唐太宗特下了一道《断卖佛像敕》,见于《全唐文》卷九:
  佛道形象,事极尊严,技巧之家,多有造铸,供养之人,竞来买购,品藻工拙,揣量轻重。买者不计因果,只求贱得,卖者本希利润,唯在价高。罪累特深,福报俱尽,违反经教,并宜禁约,自今以后,工匠皆不得预造佛道形象卖鬻。其见成之像,亦不得销除,各令分送寺观,令寺观徒众酬其价值,仍仰所在州县官司检校,敕到后十日内使尽。
  即是说,有工艺特长的人都来制作佛像,使供养的人家竞相购买,品评技艺优劣,掂量轻重。买主不考虑因果报应,只求便宜,卖主贪图利润,一味追遂高价,罪孽深重,违反佛教的福报教义,必须加以禁止。此后,工匠一律不准预先制作佛、道像贩卖,应该是有人需要时定制。已经制作好了的佛像,也不得销毁,令分送各寺庙道观,让寺观信众评定价钱,所在州县官府审查核实,敕令到达十天之内务必整顿完毕。
  《唐大诏令集》卷一百十三中也记有开元二年(714年)七月的《断书经及铸佛像敕》:
  ……如闻,坊巷之内,开铺写经,公然铸佛。口食酒肉,手漫膻腥。尊敬之道既亏,慢狎之心斯起。……自今以后,州县坊市等不得辄更铸佛写经为业。
  唐玄宗李隆基听说城内巷坊内随便铸佛,开写经铺,与酒肉腥膻混杂一起,对佛教缺乏尊敬,有生亵渎,遂敕令禁止各地民间随便以铸造佛像和写经为职业。
  命令是否能真正贯彻执行且不说,我们只是通过这些史料,从另一个侧面窥见唐代民间铸佛写经的盛况。
  唐武宗会昌年间(841~846年)发生的一次大规模废佛运动,俗称“会昌法难”。唐代后期,由于佛教寺院土地不输课税,僧侣免除赋役,佛教寺院经济过分扩张,国库收入不敷。唐武宗崇信道教,深恶佛教,在道士赵归真的鼓动和太尉李德裕的支持下,于会昌五年(845年)四月下令清查天下寺院及僧侣人数。五月又命令长安、洛阳左右街各留2寺,每寺僧各30人;天下诸郡各留一寺,寺分三等,上寺20人,中寺10人,下寺5人。八月,令天下诸寺限期拆毁;括天下寺4600余所,兰若(私立的僧居)4万所。没收寺产良田数千万顷,奴婢15万人。僧尼迫令还俗者共26.05万人,释放供寺院役使的良人50万以上。政府从废佛运动中得到大量财物、土地和纳税户。
  会昌五年八月,日本僧人圆仁经山东登州回国时在他的《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记下了下面这道敕令中关于佛像的恶运:
  天下金铜佛像,当州县司剥取其金,称量进上者。
  在销毁佛像之前,将佛像表面的鎏金全部剥取下来上缴国库,一时间金铜佛像的损失可谓惨重之极。圆仁《入唐求法巡礼行记》还记有:
  七月,中书请令天下废寺铜像钟磬委盐铁使铸钱,铁委本州铸为农器,金银鍮石等像付度支,衣冠士庶之家所有金银铜铁之像皆纳官,违者依禁铜法处分。其土木石等像留寺内依旧。
  即中书奏请将天下的废除寺庙内的铜佛像和铜钟、磬等销毁铸钱,铁制品让当地改铸农具,金银铜等作为国家经费,世族百姓家的金银铜铁佛像全部上缴官府,违者按《禁铜法》处罚。泥塑木雕和石佛等非金属类佛像可仍留寺内。
  可是就在禁佛令期间,竟然也有利用职权将收缴的佛像私自拿回家的贪官,《太平广记》卷一百七十四“温廷筠”条就记有:
  会昌毁寺时,分遣御使检天下所废寺及收录金银佛像。有苏监察者不记名,巡检两街诸寺,见银佛一尺以下者,多袖之而归,人谓之苏扛佛。
  可见这个姓苏的监察御史是多么的贪,朝廷派遣他来监察东西两街的废除寺院和收缴的佛像,他只要见到一尺以下的银佛像就顺手揣走归了自己,于是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苏扛佛”。有人用“苏扛佛”请温廷筠作对子,温答道:没有比“密陀僧”更合适了。
  密陀僧是北朝时一种西域传来的油质颜料,可用来绘油质画,可称为早期的油画。此处以密陀僧的谐音即“秘密地驮走佛像的僧人”的意思来讽刺这位苏监察,用“苏扛佛”对“密陀僧”,真是恰如其分,令人叫绝。
  总之,围绕金铜佛像史载颇多,涉及奇异故事和历史事件,有的还可以弥补正史所记载的遗漏。
« 上一篇 下一篇 »
  • 桃核上被雕刻着31尊精致的小佛像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