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佛像新闻 > 老郭与他造的佛像克孜尔造像现实版

老郭与他造的佛像克孜尔造像现实版

宁波木雕佛像厂 — 业务联系:139 0574 6686

见过各种收藏爱好者,但是像老郭这样执着而有想法的收藏者却很少见。也许别的藏家只是单纯收藏,而老郭却为自己的“灵思妙想”努力着,根据克孜尔千佛洞的壁画元素自己造像,每尊造价十余万元。

  痴迷佛像三顾佛洞

  老郭名叫郭臻奥,今年48岁。2012年11月,为了欣赏壁画,老郭自驾车前往“中国第二敦煌”的拜城克孜尔千佛洞。“当时就被震撼了”。老郭觉得,古代龟兹国能供养那么大规模的洞窟和那么多菩萨,说明当时的财力和物力相当强大。

  在回家的路上,他心里反复地琢磨着,越走越觉得震撼。于是老郭返回库车住了一夜,第二天又去了克孜尔千佛洞。

  这次他又在洞窟里呆了一天,还请来了新疆龟兹研究院郭峰老师做指导,把能打开门的每个洞窟都看了一遍。“那里真把我的心给揪住了。”老郭不甘心,第三天又去千佛洞看了一天。

  “古代没有挖掘机,挖这座千佛洞全靠人工,工程浩大,即使放在现在也难以想象。壁画上人物的服饰颜色艳丽,那时高超的绘画艺术让人难以想象。”老郭不断地感叹着。

  四处求人造佛像

  2013年3月,老郭出差到福建德化的一家陶艺文化艺术公司。“进去的时候,看到他们正在做佛像,我的脑海中马上浮现出克孜尔千佛洞的那些佛像”。

  老郭对正在做佛像的工艺美术师说:“在我们新疆有个克孜尔千佛洞,你们能不能根据里面的壁画元素还原1600年前的佛像?”对方觉得并不可行,并说佛像的样子都是师傅们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同时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自己造佛像的。

  老郭听了既无奈又失落,但内心仍有着难以磨灭的冲动,不甘心的老郭最后找到中国著名的工艺美术大师徐金宝说了自己的想法。

  “徐大师看了我半天,说你这个想法确实很大胆,但是话也说回来了,谁知道佛是什么样子呢。相由心生,你心中有佛,所以你敢说出来造佛像,我支持你的想法。”2013年4月,老郭找来画家开始整理克孜尔千佛洞中的壁画元素。

  两个专业画家花五个多月的时间搜集和整理了克孜尔千佛洞中的壁画元素,老郭拿着整理好的元素到德化请徐老师组织当地的工艺美术师商讨、定型。虽然对方一直在制作传统的佛像,但对龟兹文化完全没有概念。

  老郭提出,造佛像要具备龟兹文化的历史特点。这次创作不可能完全符合壁画中的佛像造型,工艺美术师们所能做的就是要尽量反映那个时代的文化特点。

  2013年6月,第一尊佛像开始动工,由德化6名专门做佛像的工艺美术师研讨塑型。由于德化正逢梅雨,雕塑干得慢,工艺流程进行得非常缓慢,第一尊佛像雏形完成时,老郭已经先后去了六趟德化。

  一年造出八尊佛像

  第一尊佛像烧制出来后,老郭震惊了,和他脑海中的佛像一模一样:躯体有犍陀罗文化的敦实厚重,手臂有古希腊时期崇尚的艺术美,曲卷和剪齐的发型符合古波斯的审美艺术,服饰特色有中原华夏文化元素。

  对此,老郭非常满意,他让这些工艺美术师们按照这些元素继续做。历时一年,6位美术师共制作出了八尊佛像。

  德化的白瓷工艺很高,原雕技术也非常高超,不上色是为了保留佛像的纯净。老郭说:“说实话,我非常满意。每尊佛像的研发费用十几万元,都是独一无二的,纯手工制作,印有原创艺术家的款。”

  不过,对于这批佛像,老郭表示,纯粹是因为自己喜欢,所以不想掺杂过多的物欲和贪念,只想留着自己收藏。

  今年7月,老郭为这几尊佛像去北京申请外形专利,在朋友的一次聚会上,他认识了一位爱好佛像的朋友,这位朋友对老郭的佛像很感兴趣,老郭便慷慨地相赠了一尊。

回到顶部